第38章 我相信你(信2)

文 / L小姐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“怎么了?我没……欠你钱吧?怎么一脸追债表情?”

    “没良心的……你要是欠我钱还好了呢!”她突然激动地拍了我肩膀一下,“你说说你,最近有多久没跟我联系了?结果昨天一接到电话,居然是听说你住院的消息!而且还是在别的记者口中听到的!你到底有没有良心啊?把不把我当朋友啊?!”

    她刚拍完我肩膀时连带着胸腔都有点疼,我呲牙裂嘴地说:“你再打我我就要去西天见佛主啦……”

    “佛主才不要你这种没良心的东西呢!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我没良心,可以了吧?”话说完,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,“纪景言呢??”

    明明当初我们是一起被困的,现在我被救了他肯定也会被救啊,那他人呢?怎么没见着?

    “他在隔壁病房。还说呢,要不是安佑带着警察到的及时,你们的小命还可能保得住吗?!不过听说他们到的时候,姜诺正冒着危险在火堆里救你呢。”

    “姜诺?”

    “恩,听说当时警察赶到的时候,屋子里烧得全是青烟,呛人的很。姜诺就在里面,一点措施都没做,有一下没一下的想抱你出来,但可能被烟呛着了,他也没什么力气,完全抱不动你,所以就拼命拉着你的衣服把你往外拖。”

    我意外的很,其实姜诺一直以来说喜欢我,我都没太当真过。后来就算他郑重其事地表白,我也是左耳听右耳出。我完全没想过,有天他会不顾自己安危去救我。

    我顿了顿,“那他人呢?”

    “肯定是被警察带走了呀。”季洁坐在了我床边,“他们那伙人后来都被警察拷走了,蓄意绑架,放火……以及之前j氏楼盘的案子……反正一个都没落下。”

    “那些事都是姜爸搞得鬼啊,抓他一个就够了吧?”

    “拜托,他只是主谋,其他是帮凶好不好,不论事情大小,犯了法就得被关的。不过话说回来,听说姜爸后来被抓上警车时,情绪就变得特激动,一会大笑一会大吼的,就跟精神病没什么区别。哦,最后确实也被证实了,患有间歇性精神病。反正是也被警察一起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季洁的话让我整个人微微一怔,良久没回过神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局貌似连他自己也没想到吧,计划了小半辈子,将自己儿子的幸福和未来也搭了进去,让他从小就成长在仇恨里,变成现在这种只为仇恨而活的面目全非的模样,可到头来呢?

    突然有些庆幸,纪景言也一直恨着,但他却完全没失了本性。

    “季洁,我想去隔壁看看纪景言。”他现在也不知怎么样了,我除了胸腔感觉一直有烟之外别的地方都还好,貌似也没什么烧伤,但他会不会伤得比我严重?

    “你才刚醒唉,貌似不行吧?”

    “我又没什么大伤,你快点,少废话,不然一会护士过来肯定不会让我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她看着我无奈叹了口气,最后还是选择扶我去了隔壁病房。

    病房门虚掩着,我刚想推开,却在这时,门内传来了一阵陌生男人的声音。听声音,应该是个五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。

    “其实当初姜诺设计你出国,我是知道的,也知道是你舅舅在幕后操控着一切。之所以没阻止,是想说如果姜诺坐上了j氏总经理的位置,能让他停止误会和仇恨的话,那就让姜诺坐吧。所以之后你妈妈说要支持姜诺,我也没反对。可没想到啊……他居然变本加厉,还想毁掉j氏。不过你也别恨他了,他现在已经疯了,而且姜诺也在替他受罚顶罪,该有的报应也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“爸,这些我都了解,我想知道的是,当初你真的设计陷害把他的公司吞并了?”说话的是纪景言。

    他叫爸……这人应该就是j氏的董事长,之前姜爸嘴里的纪贤吧?

    “是我设计的,但我完全是不想看到好好的公司一点点被他挥霍掉。当初你舅舅好赌,不顾公司死活,因为乐成跟我关系还不错,看不下去他继续那样,所以才把新签的项目给我看了,于是我便设计让那个项目吃掉他所有的投资金,后来他无力周转便只能将公司与我合并了。”

    乐成?说的不正是我爸吗?这么说我爸当年不算背叛?而是为了拯救那间公司?

    我心底有种情绪突然被释然了,我就说,我爸虽然办事不靠谱,但再不济也不会做出那么伤天害理的事来!呼——还好还好。

    季洁帮我拿着点滴的手突然一抖,扯到了输液管,疼得我倒吸了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谁在外面?”

    脚步声随着声音一起从屋内传来,病房门嗖地一下就被打开,我和季洁有些尴尬地杵在原地,不知说些什么好。

    眼前站着的应该就是纪爸爸吧?一身轻便的运动装,还算黑亮浓密的头发,整张脸也保养的十分得当,基本上没有几条皱纹。

    唔,这外表,说他是三四十岁估计也有人信吧?

    “你是……乐小姐?”

    咦?他怎么知道我?

    我弯下腰,规规矩矩地问候:“叔叔好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!哈哈,真好,景言醒了你也醒了,万幸啊,你们都没事,不然我这辈子都别想安生了。唉,因为我让你们受苦了……”他边说边扶着我进门。

    “不会,这也不关叔叔的事。”我确实是打心里这么认为的,虽然根源还是因为当初纪爸“抢”了姜爸的公司,但姜爸因为仇恨而变态就完全不关他的事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好了,不提不开心的事。”纪爸像是突然想起什么,拍了拍大腿,“对了,听说景言跟你求婚了?怎么样?他是不是拿了鸽子蛋把你收回家的?”

    “爸……”纪景言突然在一旁无奈开口,“朵朵刚醒过来,你就别问东问西了。你不说我妈一个人在南非等着你呢吗?我这边没事了,你快去回找她吧。”

    “嘿!你这小兔崽子,还真是有了媳妇忘了爹娘啊……行了,我先回酒店吧,不耽误你们了,但我最近不走,留下来照顾你几天,反正你妈那有人跟着。”纪爸说完便起身,笑眯眯地走到我面前,“儿媳妇啊,今天来的匆忙,所以没带什么见面礼。等你们婚礼时,我一定补上哈!”

    “呵呵呵……”我尴尬地杵在原地,完全不知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为啥我见到纪爸有种第一次见到姜爸的感觉呢?心中划过四个大字:老不正经……

    纪爸彻底离开后,我才敢挪到纪景言的床边。季洁见状,很识相地悄悄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样?有烧到哪里吗?”我真是有点担忧啊,关键我印象里他比我晕得还早,是不是受伤也比我多啊?

    “没有。你呢?胸膛感觉还好吗?”

    “恩。”再次确认了一下他没事后,我便转移了话题,“听说姜诺他们都被抓了?”

    “对,江姗还请了律师帮他打官司。”

    江姗……

    真没想到,她被姜诺害得那么惨,到最后居然还会出面管他的事。真应了那句话,患难见真情,日久见人心。

    想想也好神奇,许多人兜兜转转,转转兜兜,到头来还是会在一起。虽然不知道姜诺会怎样,但还是希望他们有一天真的能终成眷属吧。

    “唉……希望老天能法外开恩。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……”纪景言突然笑笑,“算了,不说这些了,已经过去了。趁现在这会来讨论下结婚的事吧,等我出院处理完j氏的事后,就陪你一起筹备婚礼。”

    “唔……真的?”

    “你看我像开玩笑吗?来说说吧,你都想要什么聘礼。”

    “唔,我觉得,像我这种长得可爱性格又好文笔还不错未来很有发展的潜力股,要东西也应该要点有建设性的……不如你给我拉一车美男吧?到时我接手唐尘,把他们都培养成国际巨星,那可就是数不清的钞票啦!”

    “啧,以你的智商,你认为你能接手姜诺经营的公司吗?估计我把你们报社买下来给你经营,不出五天就得倒闭。”

    “纪景言……你信不信我现在把你从楼上扔下去?”

    “随便,这是一楼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你到底送不送我美男?你要不送我就自己去勾搭!哼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间,唇齿竟被他堵住了,他用实际行动告诉我,用勾搭汉子这种事来威胁一个男人,是相信危险以及愚蠢的行为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错了,不要再咬我舌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错了,不要再咬我嘴唇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错了,不要再咬我脖子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啊……我错了,不要再脱我衣服了!!!!”

    三年后

    电话那边是tina姐的咆哮声:“我的小姑奶奶,今天电台有你的专访,你别告诉你现在还没来是忘了!”

    我在这边吞了吞口水,看着镜前那个还顶着爆炸头,手里拿着牙刷正准备刷牙的自己,心虚的否认:“怎么可能!我记性一向好的很!”

    “……不要再说连你自己都想笑的冷笑话了!姑奶奶,之前就有人说你这个编剧大牌了,你如果今天再给我迟到,肯定还会有人做文章的!我限你半小时赶紧到电台!不然……不然……不然我就把你和j氏董事长秘密结婚的事捅出去!”

    “哇靠!tina姐,你不至于吧,玩这么狠?!”我吓得把牙刷都扔了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敢不敢!”她吼完最后一句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我一边咆哮一边重新捡回牙刷,连忙挤上牙膏,“tina那个死女人说要把我们的事捅出去,怎么办怎么办!”

    哪想我这边忙的几乎要冒烟了,床上的那位却还很淡定地光着上身靠在那,手里拿着今早新送来的财经报翻看着。听到我的话后,连头都没抬,缓缓道:“谁让你不起来,我刚刚可是叫了你至少十遍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好意思说?!”讲到这里我就突然气愤,拿着刷牙也顾不上是不是满嘴的牙膏,跑到他面前,大吼道:“我说昨天就说有采访要早点睡,你为毛半夜还要爬上来!更离谱的是你居然还折腾我到三点多!我今早肯起床才怪!!”

    纪景言终于肯抬头了,他淡定地看着我,眨了下眼睛,说:“夫妻生活正常你应该高兴才对啊,而且上次爸妈回来也说叫咱们快点创造下一代,你不也听见了吗?不然就不要去了,反正肯定会迟到。与其这样还不如留在家里,继续昨天晚上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就掀开被子,像要拉我去床上一样。

    我见大势不妙,有些脸红地喊了句“变态!”,然后就躲进了厕所,继续洗漱。

    再次开门时,纪景言已经穿戴整齐坐在厨房的餐桌前了,见我出来,便丢了个眼神示意我过来。我走过去才发现,原来他早已做好了早餐,虽然只是简单的粥品和煎蛋,但我却还是感动的稀里哗啦的。

    “老公,我何德何能找到了你这么完美的人啊!!”我一半真心一半恭维地夸张喊道。

    “恩,所以我也在想要不要扔了你,再找一个和我同样完美的人。”他单手拄在餐桌上撑着脸,歪头看着我浅笑。

    “你敢!”我撇嘴冲他哼了一下,然后连忙拿起粥碗喝了两口,接着又把整个煎蛋都塞进了嘴里,“不行了,我得先走了,不然我肯定会死的很惨。”

    我跑到门口,抽出鞋架上的高跟鞋,刚穿完一只,就听他又在那边叫起了我的名字,我刚想抱怨又有什么事,结果抬头一看,他正用左手食指,一下一下,有规律地敲着桌子。

    ……这孩子,怎么天天这么任性!

    我也顾不上会不会弄脏地板,踩着一只高跟鞋就跑到了他面前,在他的侧脸上“吧”的轻吻了下。

    “这样行了吧?”我说完就连忙转身又走到了门口,弯腰穿起另一只高跟鞋。

    他笑着起身,“我送你吧,反正还有些时间。”

    我几乎已经感动的鼻涕眼泪横流了,一把勾起他的脖子,主动轻吻了下他的嘴唇,说:“老公我爱你!有你的飞车我肯定不会迟到的!”

    他无奈地笑着,轻轻刮了下我的鼻子,满脸宠溺。

    喏,眼前这个,就是我户本口配偶栏上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向我证明了,无论你遇到过多少个禽兽人渣混蛋,但还是会有那么个人,愿意在茫茫人海找到你,握紧你的手,许你阳光,暖你四季,努力营造出你最向往的未来。

    如果你还没遇到,那请慢慢等。总有一天,他会像烟花一样,“砰”地炸开在你的生命中。

    一定会。

    全文完 ( 情路相逢囧者胜 /9/987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就想看书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
阅读推荐:工棚里的原始欲望   美色佳缘之青涩情   水乡情事   墙外的诱惑   山村小子探香记(山村痞医)   山野悍农   女监狱男管教   走村媳妇好美   混在后宫假太监   富姐的近身保镖   留守男人不寂寞   情陷矿山   小村糙事   乡野村医   水乡春色   田野花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