烟火下的温柔下缠绵

文 / 冷青衫

章节错误/点此举报 点击/收藏到桌面
    这一刻,看着扬州城上空腾起的五颜六色的焰火,几乎照亮了半个天空,我仿佛又回到了集贤殿的那一夜,看到一片火光中,那个消瘦的身影孓然而立……恍惚间,那个身影又矗立在扬州城楼上,四周一片欢腾,他却始终带着一丝清冷,抬起头来,烟火的光照亮了他脸上的面具,也照亮了他眼中的寂寞。

    他给了我一片自由的,灿烂的天空,却孤身留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我怔怔的看着闪耀如白昼的天空,一只温热的大手轻轻抚上了我的肩膀,将我从幻景中唤醒。我转过头,看见裴元修也被焰火照亮的那双温柔的眼眸注视着我,柔声道:“青婴?”

    我回过头去看着他,笑了笑。

    今夜,他设千叟宴,是整个扬州城最忙碌的人,又怎么会寂寞呢?.

    就在这时,周围突然有人说道:“你们看,那是什么?”

    我和裴元修都抬起头来,就看到长江的另一边出现了一片耀眼的光芒,刚开始我们以为又是新奇的焰火,但那光芒竟然历久不散,并且慢慢的流动了起来,才发现那并不是什么焰火,而是随着流水不断缓缓移动的浮光。浮光慢慢的扩散开,很快弥散在了江面上,好像有人在长江上洒下了一片璀璨的星光。

    我们看着这一幕奇景,都惊呆了。

    过了好一会儿,才有些零星的光芒随着江波涌动漂到了我们近前,定睛一看,才发现,那竟然是河灯。

    成千上万的河灯漂浮在江面上,将整个长江都点亮了!

    头顶,是火树银花,脚下,是流水浮灯,这样的奇景看得所有的人目瞪口呆,我几乎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半晌,才听到裴元修叹道:“好漂亮的河灯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,真美。”

    “每一年,扬州人都会在寒食节放河灯,没想到今年,竟然形成了这样的奇景。”

    我呆呆的看着天上地下相辉映的灿烂星河,惊叹得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如果,不是因为我知道他已经失忆,也许这一刻,我真的会以为是他为了我,创造这一片惊世奇景。

    只可惜,他已经失忆了。

    这一切,不过是他给我和裴元修的贺礼而已。

    贺礼……

    我淡淡的笑了笑,看着那些随着江水晃晃悠悠的漂动,缓缓游向远方的河灯,我想起了一件事,回头对裴元修道:“对了,我有个东西要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他转过头来看着我:“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我笑了笑,转身对着站在高台上的素素做了个手势。素素一看,急忙转过身去朝着身后的人招了招手,立刻,几个府里的侍从抬着一个大箱子慢慢的从上面走了下来。

    裴元修睁大眼睛看着那只箱子:“这是——你带过来的那只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我点点头,等他们将箱子放下,我微笑着对他说道:“我猜你一直想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,但不好问我吧。”

    他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我笑道:“那你现在打开看看。”

    裴元修看了我一眼,便俯下身去,打开了箱盖。

    一朵硕大的荷灯,静静的在箱子里,映着天空中绽放开的焰火的光彩,明艳动人。

    裴元修一时间都呆住了,半晌才抬起头来看着我,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我微笑着也俯下身去,小心翼翼的将那只河灯从箱子里取了出来,捧到他面前:“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他没说话,但那沉默的目光已经不言而喻。这只河灯就是中秋节那晚,他到吉祥村外放的那一盏。

    沉默了好一会儿,他才开口道:“为什么会——”

    我歉然的一笑。

    当初我看到这盏河灯之后,便拦截了下来,因为那个时候的我,并不希望他还继续想着我,也不希望我和他会再有什么牵扯,所以截下这盏灯,也希望他的愿望不要被老天所知晓,更希望,他能遇到一个真正值得他去爱的女人。

    可现在,我知道了,根本不会有那个女人,不管我拦下再多他放的河灯,想老天隐瞒他的愿望,他的心意也不会改变。

    所以——

    我轻轻的说道:“不要问为什么,但现在,我和你一起把这盏河灯放了。你许的愿望,我会帮你一起祝祷,让老天可以听到。”

    他深深的看了我一眼,然后微微一笑: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和我一起走到了江边,这个时候的江水已经很平静了,几乎能听到潺潺流动的声音,我和他一起捧着河灯蹲在堤岸边,正要将河灯放下去,他突然说道:“等一下。”

    我一愣,看着他。

    裴元修一伸手,将河灯里那张他写的小纸笺取了出来,扔进了江里。抬起头来看着我疑惑不解的样子,他笑道:“我的心愿已经实现了。现在,我是要向上天祝祷。祈求老天保佑我们,可以相守一生一世。”

    我柔柔的一笑:“好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我和他一起,将河灯放了下去。

    江水潺潺不停的流向东方,也带着那盏河灯晃晃悠悠的远去,虽然只有一盏河灯,但并不寂寞,因为前方成千上万的河灯仿佛它的归宿,最终慢慢的融入到那一片流光中去了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身后的江南百姓发出了震天的欢呼。

    “祝愿公子夫人,白头偕老,永结同心!”

    “公子夫人,新婚快乐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在他们的欢呼声中,裴元修扶着我站了起来,微笑着将我抱进了怀里。

    被那温柔的双臂环抱着,在这一刻,我也终于卸下了一切的心防,沉溺在他给予的温暖和温柔当中,只是当我靠在他的肩膀上时,看到那一片映照着糜丽烟火的长江上,那盏河灯已经看不到了,只剩下一江波涌,万点星光.

    这一天,注定了长江两岸都是个不夜天,这一夜,也注定了是个不眠夜。

    为了庆贺我们的大婚,裴元修大开宴席,不仅请了江南各地的名流,甚至在府外那条长街上摆开了流水席,所有的老百姓都可以坐下享用,当我和他回到府中的时候,还能听到外面响彻天际的焰火轰鸣,和老百姓的欢声笑语。

    不过,和外面的热闹喧嚣不同,府中,却是一片安静。

    道路两旁,屋檐下,错落有致的挂着红灯笼,照耀着有些晦暗难明的夜晚,脚下的路不算清楚,但也并不漆黑,我被裴元修拉着,慢慢的走在着意外静谧的园中,听着夜里草丛中的虫鸣,湖水里还映着头顶的月光,反而让刚刚的一片盛景有一种不真实的错开感。

    他的手心滚烫,拉着我的手时,比平时微微更加用力了一些,一言不发,只不急不缓的往前走;我也没有说话,从回府之后,就一直乖乖的跟着他。

    终于,走到了内院外那座小桥旁。

    院中,是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只是,一直走到了这里,还看不到一个服侍的仆从,甚至没有人前来贺喜,我终于感觉到了什么,轻轻的说道:“公子,为什么这里一个人都没有?”

    他停下了脚步,回过头来看着我:“你还叫我公子?”

    月色朦胧,映着他背后的灯光,将他大半张脸都隐在了阴影当中,只能看到那清晰的轮廓,和一双格外明亮的眼睛。

    不知为什么,我被那样的眼神看得有些不安,下意识的想要后退,却发现自己的双手都落在了他的掌心,怎么退也退不开。

    而他,又近了一步,低头看着我:“你该叫我什么?”

    滚烫的呼吸随着他的话语吹拂在脸上,也带来了他的气息,好像是平静的,但分明已经在平静中乱成了一团麻。

    感觉到抓着我手的一只手放开了,慢慢的抬起来抚上了我的脸颊,掌心也是滚烫的。

    “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元修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名字,他仿佛轻笑了一声,头更低了一些,脸也几乎完全藏在了阴影中,哑着声音道:“再叫我。”

    “元修……”

    “再叫。”

    “元修。”

    “再叫。”

    “元——唔!”

    他的名字几乎还没出口,就感觉两片滚烫的唇瓣压了下来,一下子擭住了我的唇,也在一瞬间夺去了我的声音和呼吸。

    我猝不及防,睁大眼睛看着,却什么都看不到,只感觉他的唇舌在这一刻带着几乎急不可耐的冲动占领了我,微微张开的唇仿佛给了他可趁之机,他的舌尖立刻进入、占据、征服,挑起了我的舌尖缠绵共舞。

    我还想要说什么,已经完全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“唔——唔!嗯……”

    唇舌沦陷,什么都说不出来了,只能感觉他不断的吮吸碾压,我几乎不能呼吸,一口细若游丝的气息被他予取予夺,身体都快要软了下来,那双有力的大手恰恰在这个时候环住了我的腰肢,用力的一紧,我被他抱着整个人都贴上了他的身子。

    隔着一层喜服,却能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他滚烫的体温,和近乎澎湃的冲动。

    我说不出话来,只有鼻息间或露出了几缕呻吟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不——嗯!唔……”

    感觉到那双手有一阵用力,紧紧的抱着我,那力度好像要将我整个人都融进他的身体里。他终于放开了我已经麻木红肿的唇瓣,可还来不及开口,他已经一伸手将我打横抱起,转身朝着内院大步走去。 ( 替身侍婢乱宫闱:一夜弃妃 /9/9856/ )

小技巧:按 Ctrl+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。

就想看书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,请记住我们的网址
阅读推荐:工棚里的原始欲望   美色佳缘之青涩情   水乡情事   墙外的诱惑   山村小子探香记(山村痞医)   山野悍农   女监狱男管教   走村媳妇好美   混在后宫假太监   富姐的近身保镖   留守男人不寂寞   情陷矿山   小村糙事   乡野村医   水乡春色   田野花香